证券市场

资讯股票配资 宜春楼市 楼盘优惠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 国内楼市 人物专访 二手资讯 租房资讯 宜春土拍

租房故事|一场疫情,赤裸裸地撕开了搬家换房的无奈

2020-04-25 点击 评论

有人说,疫情对于租房一族来说,像是一个加速器,加速了买房置业的节奏。

也有人说,房子是租来的,生活是自己的。

可是,哪有这么简单?

证券市场价格、房东、室友、环境,都是令人头疼的话题,伴随着换房,这些问题会周而复始地摆在面前。尤其在一线城市,问题更甚。疫情期间,其中任何一个要素的改变,都可能让我们毫无安全感。

更何况搬家简直是世界上最心累的事,没有之一!

对于沪漂而言,换工作换室友换房子,搬家成了家常便饭。以至于每次搬家时,看着乱七八糟的环境,无疑是对心力、体力和承受力的暴击。

一场疫情,赤裸裸地撕开了上海搬家换房的无可奈何。

本 文 约 2936 字 阅 读 需 要 6 min

证券市场被访者 | 兰哣哣写作者 | 金捷

在以前,我不太把租的房子放在心上,觉得那就是白天工作结束后安心睡一觉就走的地方。

去年大学毕业后,我单枪匹马来到上海,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在豆瓣租房小组上确定了住所,只因“二房东”和我是同一饭圈的粉丝。

这套房子离上海体育馆地铁站很近,直线距离只有800米,不到40平,租金每人2000元/月,房龄很老旧,连卧室的墙壁上都有非常显眼的霉斑。因为是一室户,我搬进来后又添置了一张床,和另一张床的距离只有20厘米,原本狭小的房间变得更加拥挤:打开卧室门就是床,从床到桌只能侧身过,翻个身就能把桌上的水蹭洒。

房子虽然小了点,但够住就好,胜在便宜。

今年,室友为了春节期间的三倍工资选择留在上海,而我回了老家,偏偏疫情爆发,整个假期都处在“坐过山车般”的复杂情绪里。先是上海延迟复工,公司要求远程办公,后又要求提前14天返沪隔离。

证券市场买票、退票、改签,来来回回折腾了不知道多少遍。

2月1日,我从老家返沪,发现室友在没通知我的情况下把她的父母接来上海同住,还是睡我的床!

证券市场室友说因为老家封城所以她父母暂时回不去,只能住在这里,如果我不介意可以和他们同住,并免我一个月房租。

本来我觉得还行的小窝,不觉得困窘酸苦的日子,在这一瞬间情绪崩溃了,于是我暂时搬到了同事家借住。

同事住在虹梅路,所在小区限制外来人员进出,同事从镂空的栏杆里把小区出入证给我,我再把一小包的行李从栏杆外扔给她,才顺利进了小区

证券市场疫情之下找新室友或是搬家都是艰难的事情,倘若找不到合租的人就得付双倍房租。

在朋友家自行隔离的14天里,我们一直在网上搜寻合租信息,恰逢疫情“黑天鹅”,租房都是抢着下订的,好几次我在软件上VR看完房打算隔离期满就去实地看房,却突然被告知房子已经租别人了。

隔离期过后我便开始预约看房,好几个小区已经和“二房东”约好了上门看房的时间,最后连小区门都没能进。

无奈,我只能选了价格稍高的长租公寓看房,但也一样吃了闭门羹,有一天原计划我要看5个小区的房子,最后只看了1个。还有的已经谈好租金准备签约的,“二房东”又忽然告知有人出比我高的租金,房子就不租我了,白忙活一场。

此时周边的中介门店还是一家都没开门,眼看之前的合租房马上就要到期,我和同事商量着去之前的房子把我的行李先全部搬到同事家。

疫情期间,很多搬家公司都不接单,我加价20%才有一家小的搬家公司愿意过来。

因为同事的小区后面对外来人员管控没那么严格了,我以为上海所有的小区都放松了出入人员管控,结果我租住的小区依然在“封闭”状态,即使搬家的师傅证件齐全,随申码绿色,体温正常,之前也不让进,把我们的车堵在门口,最后还是递了一包烟给门卫大爷,他才松口说“人可以进,但车不行”。

我之前住的那栋楼本来就离小区门口有一定的距离,车开不进去,我们只能用拖车一趟一趟地来回拉。我把口罩戴好,和搬家的师傅保持好距离,我们全程几乎只用眼神交流,感觉在演谍战片,结果还没搬完就被举报到居委会了,几个大妈围过来苛责我,说“特殊时期,小区无关人员不得入内”让搬家师傅必须离开,剩下的行李只能我一个人想办法解决,从六楼搬了四五趟才全部搬完。

好在同事的小区允许搬家车辆进入,为了避免被再次举报,我和搬家师傅只花了二十五分钟就把东西全部搬进同事家了,之后的一个礼拜我的手酸得都抬不起来,这次搬家应该算是我二十三年来最大的运动量了。

证券市场三月初,我终于敲定了一家长租公寓的房源,距离莲花路地铁站只有200米,房间面积约12平米,月租2500元/月。签合同时各项手续的办理也极其麻烦,要登记、填单、查看健康码等许多步骤。

证券市场当时关于长租公寓的的负面新闻很多,从“强制搬家”、“两头吃”到“退租难”,许多消费者以一种近乎激进的姿态在各种平台上投诉、转发、维权。

证券市场原本我是犹豫的,但当下长租公寓的确是我最好的选择,不用找合租室友,不用自己做保洁,不用自己购置家具,完全拎包入住。虽然我们这一整套房子租金算下来比周边房源要贵一半,不过,就算我以一个便宜的价格租下来一整套房源,我也未必能找到室友。

证券市场又到了最让人头疼的搬家环节,有了上次的失败经历,这次搬家前我先去和物业协商,然后再告知管家提前准备好需要的手续材料,提前和同住的室友打好了招呼。

证券市场因为管家告诉我每个新租客都会有“新租客搬家优惠券”,抱着“优惠不用就浪费了”的心态,我果断选择了长租公寓旗下的搬家服务。

证券市场然而搬家的车辆根本没有网上图片显示的那么大容量,我跟搬家的师傅沟通,想给师傅点小费,让他帮我搬两趟,但是师傅说搬完我这单还有别的单要做,我只能临时加钱,换了辆小货车,吃了这个哑巴亏。

当车快要到达住处时,发现新家周围的道路都禁止货车通行,因为一直都是跟着司机师傅的导航行驶,等到了才发现导航上可以通行的道路实际上禁止通行,我们就以我家为中心,沿着周围的道路绕圈圈,试图寻找新的路径。

一直找不到路,司机师傅有些着急,无意驶入了单行车道并且逆行,立马被交叉口的交警逮个正着,倒霉透了,司机师傅辩解自己是外地人迷了路,向交警求情才没处罚我们(不然就是200元并且扣六分的处罚),随后交警指示我们驶入另一条路,可没走多远,又被一名交警拦下来,说此路不允许货车通行,让我们赶快离开。

我们就像老鼠一样乱窜,可每条路都是“地雷”,寸步难行。

我本来就很沮丧了,司机师傅竟然毫不留情地说:“都是你,如果遭遇了处罚,你要全部负责。”我一听师傅说这话,心里顿时火大,和师傅吵了起来,后面等到管家来了才把我们调解好,最后师傅还是帮我把所有的东西搬到了目的地。

搬家的时候,我看到搬家师傅的位置上,有公司统一发的酒精、消毒水、口罩、手套等物品,但是酒精和消毒水在实际操作中他们并没有用到,到家后我还是自己拿消毒水重新擦拭了一遍。

唯一的优点是,这次搬家我全程没动手搬过,后面搬钢琴的时候,小推车不够用,管家向小区证券市场收垃圾的阿姨借来了电三轮车来搬,还算尽职尽责。

证券市场事后我又重新算了下搬家的费用,居然比前一次搬家还贵了三百!

好在,唯一的安慰是,终于有安身的地方了。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我一定要努力赚钱,争取早日在这个城市里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!

疫情爆发到现在三个多月了,疫情下每一个向我们讲述的买房、卖房和租房故事,让我们深切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。

过去几个月,有房的想换大房子,租房证券市场的想买房,有想逃离北上广的,也有想回归一二线的,每个人的需求和故事都不尽相同,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,我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都是一致的。

如果你也想分享你买房、租房证券市场的故事,欢迎读者朋友们留言,说出你的故事。

证券市场或者,也可以在留言区说出你希望置业的城市片区,我们尽可能给你中肯的建议。



热门楼盘

  • 经济开发区4900证券市场元/m²

  • 袁州区8600证券市场元/m²

  • 宜阳新区7700元/m²

  • 经济开发区4880元/m²

  • 明月山6300元/m²

  • 经济开发区5600元/m²

  • 袁州区5900证券市场元/m²

  • 宜阳新区5500元/m²

  • 袁州区6800元/m²

  • 袁州区15000证券市场元/m²